隐秘富豪孟广宝的光伏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25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岳薇 于德江  浏览次数:134
核心提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有着辽宁隐秘富豪之称的孟广宝接连成为两家光伏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就在2017年孟广宝被踢出*ST海润董事会后,他曾对媒体公开愤而表示,今后若再涉足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有着辽宁隐秘富豪之称的孟广宝接连成为两家光伏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

就在2017年孟广宝被“踢”出*ST海润董事会后,他曾对媒体公开愤而表示,今后若再涉足入股上市公司,“必须实现绝对控股(67%),否则不去”。然而事后不到一年,孟广宝通过受让股权再次回归*ST海润,拿下的却仍然不是控股权,深刻诠释了“商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此后不到半年,今年1月,中来股份也宣布,孟广宝旗下公司华君实业将通过受让该公司7.3%的股份成为战略投资者。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孟广宝本人并非光伏领域专家,然而为何接连涉足光伏行业上市公司?一位接近孟广宝的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孟广宝此次拿下两家光伏企业上市公司股权,意在抄底。资本猛人孟广宝将如何实现抄底目的值得关注,毕竟他曾在*ST海润一事上跌过跟头,其本人曾明确表示,“我不会再往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输送资产,没有意思”。

钟情光伏

孟广宝是辽宁营口人,在光伏行业无人不知是因为他早年曾掌舵海润光伏。此番,孟广宝再度看上光伏上市公司,可见其对这一行业的钟情。

今年1月8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向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华君实业”)协议转让17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3%,每股转让价格为15.07元,交易总价为2.65亿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林建伟、张育政夫妇的合计持股比例将下降为53.49%,加上二人控制的普乐投资还持有中来股份2.51%的股份,该夫妇仍将牢牢掌控上市公司控股权。

资料显示,华君实业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10亿元,境外公司华君集团(亚洲)有限公司全资持有其股权,实际控制人为孟广宝。

在中来股份发布股权转让当日,公司还宣布已与华君实业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该协议共包括股权合作、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三方面。

其中,在股权层面,华君实业表示,除以协议方式受让上市公司股份外,还将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增持中来股份股票,并计划通过参与认购乙方拟公开发行的可转换公司债券或通过大宗交易等方式收购可转换公司债券,未来不排除通过将持有的可转换公司债券转成股票的方式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票,但承诺不谋求中来股份控股权。

而在金融合作领域,华君实业将尽可能为中来股份业务发展提供融资支持,并承诺将通过其关联或指定平台为中来股份N型高效光伏产能扩充提供时间上、成本上兼具市场竞争力的融资支持,融资支持总额不超过25亿元。

孟广宝在*ST海润方面最新的进展是,2018年8月,公司第一大股东YANG HUAIJIN(杨怀进)拟将其全部持有的3.13亿股转让给华君实业,占公司总股本的6.61%。每股转让价格为0.87元,转让总价款为2.72亿元。交易完成后,杨怀进不再持股,华君实业成为*ST海润第一大股东。

在本次股权转让前,孟广宝本人持有*ST海润934.21万股,占总股本的0.2%,其妻鲍乐持有*ST海润1260.3万股,占总股本的0.27%,加上二人控制的两家公司华君置业(高邮)和华君置业有限公司亦持有*ST海润股权,孟广宝将在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合计持有*ST海润7.23%的股份。

由于持股分散,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ST海润仍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孟广宝此番是卷土重来,考虑到早前在*ST海润的遭遇,孟广宝受让股份应有更大布局。不过,*ST海润当前情况不佳,2018年度基本确认继续亏损,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孟广宝重返海润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加码中来

孟广宝这次看上的为什么是*ST海润和中来股份两家光伏企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了解到,孟广宝本人并不具有光伏领域的专业背景。孟广宝曾与*ST海润有段往事,即使后来被迫退出*ST海润后,孟广宝及其一致行动人也一直持有*ST海润的股权,此番尽释前嫌,再次入股*ST海润似乎也没有太多不可理解的因素。

反观另一边中来股份,并不像*ST海润一样深陷终止上市风险,上市几年来一直享有背膜全球老大的名号,但如今却突然释放出对资金极度需求的信号,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需要注意的是,就在中来股份公告实控人夫妇转让股权的同一天,也公告了二人减持股份的计划。公告显示,林建伟和张育政拟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分别减持不超过330万股和150万股,合计减持比例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9%。两人拟通过股份减持获得资金回笼,降低股票质押比例。

在股权质押方面,2018年林建伟、张育政夫妇经历了多次质押、解押和补充质押。其中,在2018年1月,夫妇二人合计质押股份6541.1万股,占其二人直接持股(不包括二人控制的普乐投资的持股)总数的44.65%。而到2018年9月初,夫妇二人的股份质押比例已飙升至92.35%。据最新公告,截至2018年10月15日,普乐投资全部质押其持有的中来股份2.51%的股权,林建伟、张育政及普乐投资合计质押中来股份1.46亿股,占其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95.41%。

据1月23日中来股份最新公告,林建伟、张育政二人于1月21日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向地方国资企业转让公司43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8%,减持计划实施完毕。二人的每股减持价格为15.54元/股,共可获得约6682万元流动资金。

不过,中来股份的实控人夫妇需要的资金显然不止上述减持所得,华君系也已承诺将提供融资支持总额不超过25亿元。实际上,中来股份曾于2018年3月发布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0亿元,该方案已于去年10月获得证监会批文。如上所述,孟广宝一方极有可能通过认购中来股份此次可转债的方式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如今中来股份再次敲定华君实业的25亿元融资支持,公司对资金的渴求程度可见一斑。

根据中来股份此前公告,本次可转债募资将用于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投资总额约15亿元。

靠太阳能电池背膜业务起家的中来股份,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背膜供应商,公司此后扩张产业链,自2016年起开始切入N型单晶双面电池产品领域。2016年2月,中来股份推出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5.2亿元用于年产2.1GW N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项目,共建设14条N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生产线。根据中来股份2018年半年报披露,这14条N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的厂房已全部建设完毕。

不过,由于加大N型单晶双面电池产品的市场拓展和产品研发力度,相关费用有较大幅度的上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全年的业绩。据中来股份近期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告,公司今年将实现净利润1.5亿元~2亿元,同比下降22.65%~41.99%。

海润往事

孟广宝在*ST海润的故事堪称波折,他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公告中是在2016年1月。当时,*ST海润推出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20亿元,孟广宝的华君系认购比例达到85%,剩余15%由海润第一大股东杨怀进控制的公司认购。

若按照这一方案的上限实施,定增完成后,杨怀进持股比例为7.75%,华君系持股比例将达到11.52%,公司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但是,在日后对交易所的回复函中,孟广宝表示,在定增完成后,其本人将成为*ST海润的实际控制人。可惜,事与愿违,这一定增方案历经三次修改,仍难逃“流产”命运。*ST海润在2017年3月宣布终止定增,给出的原因是再融资政策、市场环境等因素发生了诸多变化。

而在发布定增预案至宣布终止之前,*ST海润的实际掌舵者是孟广宝,华君系在未实际持股的情况下派驻了4名董事,孟本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并担任总裁一职。

孟广宝掌舵后,*ST海润和华君系展开一番操作。一是开展融资租赁,以满足日常经营资金需求;二是进行债务重组,加速资金周转;三是大量对外投资设立子公司,参设投资基金。这一阶段的*ST海润还为华君系提供了数额较大的担保,这也成为日后被严重诟病的问题。如在2016年9月,*ST海润公告拟为关联方保华万隆的委托贷款业务提供担保,担保金额不超过16亿元。

孟广宝也确实为海润解决了一些问题。2016年1月,因海润违约,联合光伏提起仲裁,向海润索要5亿港元预付款、3750万港元利息及公司对其造成的损失2亿元。孟广宝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觉得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后来我就让吴继伟成立一只基金,叫华财基金,把这个债给接了,(海润)免去了诉讼之苦,它就恢复上市能力了”。

2017年1月,*ST海润公告2016年度预亏约4亿元。然而当年4月底,*ST海润披露年报,2016年度实际亏损11.8亿元,远高于预计数字,引发轩然大波,此后股价连续6个交易日跌停。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ST海润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称其财务报告内控制度存在多项重大缺陷,内部控制失效。*ST海润为关联方华君系提供担保未经职能部门申请和管理层审核,直接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与孟广宝有关联的多家公司与*ST海润存在大额股权转让交易、购销业务和资金往来,*ST海润未将这些公司识别为关联方,期末向关联方预付款余额3.85亿元。

大华的意见像是对华君系的声讨,孟广宝与杨怀进等方面也产生矛盾,一场驱逐大戏随之上演。2017年7月10日晚间,*ST海润公告,独立董事徐小平提议罢免孟广宝董事职务。徐小平认为,孟广宝作为公司董事长,对公司被出具“无法表达意见”等事件负有直接责任。这场闹剧最终以孟广宝辞职而收场,*ST海润董事会回到管理团队手中。孟广宝也在此时接受媒体的专访,愤怒地抨击海润及杨怀进,并称与海润仍然存在隐形债务。

孟广宝的离开并未能使*ST海润走上正轨,其前期主导的项目被取消,公司大量债务逾期,股价大幅下挫沦为“仙股”,2017年度财务报告再次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被暂停上市。在此情况下,令人意外的是孟广宝并未远离,其再一次向*ST海润伸出援手,被市场解读为“卷土重来”。

此番再来,华君系已为*ST海润解决了逾5亿元的债务问题并提供了2600万元的借款。但是,*ST海润的资金问题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截至2018年12月26日,公司累计逾期债务金额为36.43亿元,已有部分金融机构对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提起诉讼及采取保全措施。杨怀进所持股份均被司法冻结,孟广宝与其股份转让迟迟未见新的进展。2019年1月11日,*ST海润第六届董事会、监事会任期届满,已有董事催促尽快完成换 届,但公司称候选人尚未最终明确,延期换 届。

一个更不好的消息是,*ST海润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10.48亿元,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明显好转,公司下属各主要生产制造基地目前已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在此过程中公司出现大量诉讼纠纷和逾期债务的情况,大量财务费用未能有效化解。*ST海润已经公告,公司2018年全年预计亏损,依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

共享能源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