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新政”后无补贴光伏发电个案不具推广条件 平价上网之路尚需管理层引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0-09  来源:证券日报  浏览次数:100
核心提示:编者按:据悉,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于10月8日下午组织光伏企业召开了光伏发电价格政策座谈会,重点了解光伏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成本和盈利情况,以及对下一步完善光伏发电价格政策的意见建议。

 编者按:据悉,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于10月8日下午组织光伏企业召开了光伏发电价格政策座谈会,重点了解光伏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成本和盈利情况,以及对下一步完善光伏发电价格政策的意见建议。而《证券日报-新能源》也恰巧就“531新政”后,就各方最为关注的平价上网展开了调研,并联合产业分析人士回顾了光伏业的发展历史,希望通过我们的归纳,为探寻行业未来的发展提供借鉴,也为政策的制定提供参考。

“531新政”后,业界一度热议,国家能源局可能将筹划出台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

不过,8月3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就“山东省发改委提出的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无需国家光伏发电补贴的请示”发布了一份题为《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无需国家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函》,其中,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表示:山东省发改委的请示事项“具有一般性”,“对此类不需国家补贴的项目,各地可按照国家有关可再生能源政策,结合电力市场化改革,在落实土地和电网接纳条件的前提下自行组织实施,并将项目情况及时抄送我局。”

此后的9月13日,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通知再度明确,接入公共电网在本省级电网区域内消纳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如无需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补贴,由各省级能源主管部门协调落实有关支持政策后自主组织建设。

先后两份文件的表述,令业界对管理层究竟是否会实施“有关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的方案”产生了怀疑,甚至放弃了期待。

但与此同时,在上述山东省发改委提报了无需国家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的基础上,9月28日,鄂尔多斯市发改委又公布了另一光伏平价上网示范项目——中节能鄂托克旗200MWp项目获得鄂旗发改局备案的消息。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目前业界已有一批企业启动或正在实施无补贴光伏发电项目规划。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光伏发电大范围实现平价上网还存在诸多瓶颈。

平价上网项目

暂不具备复制条件

尽管记者从公开渠道了解,自“531新政”后,见诸报端的无补贴光伏发电项目除上述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中节能鄂托克旗200MWp项目外,还有今年7月份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经济开发区启动建设的10MWp工商业分布式项目。但在业界看来,这些项目的成立,似乎都具有特殊性,并不完全具备大范围复制的条件。

例如,江苏省常州市金坛经济开发区10MWp工商业分布式项目由永臻科技与天合光能合作投建。官方预计,该项目日发电量4万千瓦时,在不依靠补贴前提下,约五年可收回成本。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2月3日奠基,2018年1月试生产的永臻科技(常州)有限公司本身就是一家从事光伏产品生产的企业,目前拥有10GW太阳能边框生产能力,且与天合光能具有战略合作关系。或许也正因为此,该工厂房屋结构完全按照太阳能载荷要求设计、建造,屋顶面积达11万多平方米,正好可装机10MW光伏电站,并可全额消纳10MW光伏电站的发电量。

“就现阶段来看,这种利用工商业屋安装光伏发电系统,并且工商业自身就可以全额消纳电力的自发自用模式,可能是去补贴后,唯一算得过来账的模式。”一位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测算过,比如全国工商业电价峰谷平加权平均值为0.86元/千瓦时,地方政府给打个折,也要0.75元/千瓦时(正好相当于目前三类地区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这样,对应光伏发电约0.6元/千瓦时的度电成本,还有利润空间。”

虽然这种项目算得过来账,但其在大范围复制上,还是面临若干先决条件的,比如,工商业要有足够的电力需求,要了解并有意愿采纳光伏发电,厂房结构也要适应光伏发电的要求(降低安装成本)。与此同时,目前在我国,也仅是部分地区存在工商业电价、大工业电价高于光伏标杆电价的情况。

而关于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该项目由东营市河口区嘉吴光伏发电有限公司联合中智(泰兴)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建设,预计装机容量达到500MW。

事实上,早在“531新政”未出台前,投资方便已上报了相关计划,但在政策变化后,投资方又做出了取消补贴承诺。

不过,相关投资方也曾公开表示,这一平价上网项目的最终落地,是建立在地方政府给予一定税收优惠政策,和使用了HJT异质结高效电池(据称量产效率平均达到22.8%)、组件寿命长达35年的基础之上(一般光伏发电系统回收期按25年计算)。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投资方对项目盈利能力的判断,以目前光伏发电度电成本普遍在0.6元/千瓦时的基础上,如果没有补贴,其高于居民电价和部分大工业电价,这意味着每发一度电都会亏。以前,计入补贴,光伏电站的IRR可以达到8%-12%,但现在恐怕普遍会低于8%,这就抑制了投资人的动力。”

行业需要管理层

引导平价上网

上述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投资方也曾提及,没有了国家补贴,地方的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东营的有色冶金、石油化工等行业比较发达,而且当地刚好有大片未利用盐碱地、滩涂等,与上述工业企业距离较近,可以将光伏电力直接供给高耗能项目,从而解决了消纳问题,也可规避弃风限电问题。与此同时,据悉该项目还得到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获得了税收等方面的优惠减免。

而事实上,光伏项目想要参与到电力市场化交易(又称隔墙售电)之中并不容易,东营项目投资方曾在承诺书中作出承诺,即便将电力直接供给高耗能项目,该项目过网费仍然按照电力用户接入电压等级对应的省级电网公司公共网络输配电价(含政策性交叉补贴)扣减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所涉最高电压等级的输配电价,按国家能源局核定价格执行。

除了想通过隔墙售电提高收益率不易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一线光伏企业高层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平价上网,除了产业自身的降本努力外,非技术成本的降低也至关重要。”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曾在公开场合表示,“非技术成本已经占到光伏发电项目总投资成本的20%以上,算到电价上面至少0.1元/千瓦时。其中包括了土地成本,财务成本,并网成本等等。”

“不过,现在产业、资方以无补贴为由,要求地方政府给予非技术成本优惠,也随之降低了地方政府支持光伏发电项目的动力。”在上述高层看来,“这点上,还是需要国家能源局等管理层想办法,如何激发地方政府的积极性。”

另外,尽管没有了补贴,各地对光伏发电项目的指标管理也并未松懈,“根据‘531新政’,2018年各地将暂不分配需要中央财政补贴的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即使是未设定指标上限的省(区、市)也没有享受中央补贴的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西藏除外)。”上述业内人士称,“不排除,个别无补贴电站项目,是在消化产能以及获取指标的诉求引导下提出的。”

共享能源

共享能源网-聚焦热点 共享阳光
地址:山东省德州市经济开发区三八路鑫星国际13层
   媒体合作:18311183697
  新闻投稿:957969277@qq.com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